博客年龄:17年2个月
访问:?
文章:191篇

个人描述

云西子  北京作协会员。著有文集《落花满肩》、《花开半夏》

葳蕤七月

分类:驿路梨花 | 标签: 七月   童话  
2017-07-21 09:57 阅读(?)评论(0)

葳蕤七月

/云西子

 

七月,盎格鲁.撒克逊人称之为“草月”,只因为七月的草甸繁花似锦。

虽然讨厌高温湿热,每天汗嗒嗒的不见个清爽,但不妨碍我喜欢这个七月。虽然极端的讨厌蚊子,讨厌它只悄悄地来过必留下的大包的恶劣行径,但仍阻止不了喜欢七月的心情。

随便摘朵花剪片叶就可以插出一个风景,给自己一个好的心情。随便掂个草都可以编只小狗狗,哄一哄已经老去的童心。还能有摘花掂草的心情,怎么想都是个乐事。

这里只是个小城,许是离大城市远了,许是安逸惯了,反正,那些想学的类似于插花一类的事情,总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,更不要说所需的那些可以遇到的美好花朵。冬天时,为了方便订花,特意在咖啡店里办了个会员卡。只是到了七月,那办理会员卡时的储蓄还几乎未动。惹得老板娘颇为遗憾地望着我,姐,你打算用它几年?只是,日前,老板见到我时换了个话题,姐,你好久没订花了。

订花?春天来后,外面随意可见到花朵,还用订么?于是笑笑,简单地回答:院里有的是。一句话差点惊掉了老板萌萌的眼镜,估计顺带着碎了小姑娘的一地芳心。

一片叶,一朵花都是一个心情,谁还纠结着它是开了,还是落了。只要不是光秃秃的一片,总归都是生机勃勃的样子。就如七月的伊迪丝.霍尔登一样,即便是骑车一路,也可以看到树篱上野花的团团缭绕,可以看到张灯结彩般挂着的黑泻根和蔓生红花忍冬的花环,可以看到一群小绿娥子绕着夏栋振翼。

预告了好久的雨水,今年算是彻底地偷懒了,都已经进了七月,还不肯认真地下上一场,惹得今年的花花草草都少了笑颜。但这也不妨碍看花的心情,可以在心上去种,可以在头脑中种,更省了体力去纠结于湿热和蚊虫。

只是很快就要入暑了,那时的炙热还会有几人喜欢?就如斯宾塞诗中写着:炙热的七月驾到,沸腾如火,他甩掉一整身衣袍沉沉;胯下一头狮子满腔怒火,他悍然驱狮,令其停产称臣;背后挂把长柄镰刀,腰带一侧别着小镰刀。

那么正好,省了去外面拥挤,只坐在阴凉的屋里,安静着自己。

可以拿来看看书,当然不用看《百年孤独》,也不用看《乌合之众》,只看《小王子》,或者是《活了100万次的猫》,也可以抱着《一九六0年的英伦乡野手记》,一边看,一边拿出水粉画一画,除了鲜艳的色彩,还是童稚的心情。

只有这些属于孩子的最简单的图文,才可以容纳一个真实的自己,然后不妨碍自己也童真地认为,这个世界是干净的,真正干净的。脱离了那些华丽的语言外衣,撇掉那些跌宕的故事,简单的见了开头便知道结局的叙述,就如同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一生便是一个从生到死的句号。能够填写的也只是一个过程,或者精彩,或者平淡,幸好,这个精彩或平淡在这里都不重要,只要知道,这个过程是安静而自然的就可以。如同这个七月的禾苗,有雨时生长茂盛,没雨时打绺儿发蔫一样,自然而随意地活着。

或都自私些,像那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儿一样,比谁都爱自己地活着。如果哪天真的改变了,死亡也就死亡吧,不是有句歌词好像就说,不爱才会无殇。

   阅读(?)评论(0)
上一篇: 半夏时光 下一篇:一夜入夏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